您现在的位置: > 中国直销网 > 焦点新闻 >共享单车为何“蓝潮”蔓延

共享单车为何“蓝潮”蔓延

来源:中国直销网  日期:2017-12-9 22:55:53 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我要收藏

共享单车为何“蓝潮”蔓延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来源: 南京日报(南京)
共享单车为何“蓝潮”蔓延

江宁一家停车场内堆放了大量废弃的共享单车。本报记者 冯芃摄

共享单车为何“蓝潮”蔓延

大行宫地铁站前单车随意摆放。

本报记者 冯芃摄

共享单车为何“蓝潮”蔓延

来自南京市交通部门的最新统计,目前南京街面的共享单车已经超过45万辆。

第一批共享单车进入南京的时间是2017年1月8日。就是说,45万辆单车铺天盖地而来,只用了不足一年的时间。

它在极大方便市民出行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同时,也造成了无序投放、影响通行与环境的事实。而且,由于共享单车公司盈利模式的特殊性,及目前在宁投放单车事实上的“零门槛”或“低门槛”,未来单车的负面效应还可能进一步放大。 

蓝藻对地球表面从无氧的大气环境变为有氧环境发挥了巨大作用,但一旦发展为“蓝潮”,就走向了问题的反面,需要政府花费大量经费治理。

目前,在南京及全国其他大型城市,共享单车的“蓝潮趋势”已经逐步显现。

遏制共享单车的“蓝潮趋势”,我们从调查其深层成因着手。 

从地铁口到“单车山”

单车负面效应日趋明显

11月29日中午,地铁3号线新庄站3号出口向南,人行道一侧的停车区里,共享单车横七竖八地停放着,十分无序。虽然栏杆上有明确的“非机动车有序停放”提醒,但部分骑车人无视提醒,径直将车停下后离开。被记者拦住询问时,一名骑着电动车的市民表示:“前面都被共享单车占满了,我哪里有地方停呢?” 

地铁1号线张府园站3号口旁,非早晚高峰期间,共计停放着约400辆各种品牌的共享单车;地铁2号线钟灵街站1号口外,非机动车已经将地铁口包围;西安门站3号出口的三分之二位置都被非机动车围住,仅留下一个1米多的空档,变成一个“卡口”,人们只能排队依次通过,不远处,约百辆共享单车已经停到了非机动车道上。 

自今年年初共享单车进入南京,地铁口非机动车乱停现象日趋严重,市民进入地铁站有时只能绕着走、跳着走、自己动手搬车“清障”。 

11月28日,江宁区亚都天元居小区附近,一停车场被曝上万辆僵尸单车堆积如山。该停车场长约82米、宽60米,这么大的停车场远远不够共享单车堆放,如今“单车山”已有2.5米高,还在不断“长高”。 

从一个个地铁口大量单车挡道,到城郊接合部迅速冒出的一座座“单车山”,为百姓出行“最后一公里”带来极大便利的共享单车,其负面效应也在日渐显现。

“供、需、管”三个层面各有原因,互为因果

综合多名管理部门和市场方面人士的看法,共享单车的负面作用之所以越来越大,既有单车公司为了抢占市场份额投放过度、过猛的原因,也有管理部门面对一个新生事物出招滞后的原因。

在消费者眼中,共享单车既便捷又便宜,天生一副“天使面孔”,是地铁时代解决出行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当下最佳方案。这一点,成了单车公司相互“血拼”的根本原因,也导致管理者在管理时投鼠忌器。

资本怂恿,共享单车“野蛮生长” 

今年初,町町单车开始以每天500辆的速度投放南京市场。很快,南京成为共享单车火拼的重要城市,ofo小黄单车、摩拜单车、小蓝单车等相继宣布进入南京。根据当时各单车企业的公开发布,ofo在春节前携1万辆单车进入,小蓝单车的初始投放量为2万辆,摩拜单车公关负责人则表示:“深圳市场我们只用了76天的时间就完成了10万辆单车的布局,南京也将按照这一速度推进。” 

知情人士介绍,共享单车持续投放的“野蛮生长”,既是为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求得生存,也是为了获取风投青睐。经过近一年的大浪淘沙,入驻南京的单车企业从一开始的7家已经骤减至ofo小黄单车、摩拜单车、哈罗单车3家,这些品牌均靠着海量投放“刷存在感”,才在南京市场中站稳脚跟。南京首家共享单车企业、目前已经退出市场的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:“我们根本没办法跟摩拜这种有大资本的主抗衡,他们一个月能铺10万辆,而我们总共才铺了1万辆。”

不断投放,铺更多的车去“淹没”竞争对手,已然成为共享单车行业竞争的第一法则。

除了生存,共享单车企业为谋发展也必须持续投放车辆。12月5日,摩拜联合创始人兼CEO王晓峰在2017财富国际科技头脑风暴大会上称,共享单车行业是长期投资,不能赚快钱。

南京市城市治理委员会公众委员郎亮则认为,直至目前,共享单车仍旧没有找到盈利模式,就像曾经的网约车大战一样,企业在没有找到合适盈利模式前,拓展渠道和用户是其最主要的“任务”。谁的市场占有率高、谁的用户多,才能够更多地吸引风投关注,也才可能在以后的竞争中占得先机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今年以来,共享单车涌入南京的速度十分惊人。4月25日,共享单车在南京的总量已经超过20万辆,6月达34万辆,8月则超过45万辆。

只顾“圈地”,单车企业重投放轻运维

共享单车问世之初,主管部门对其持相对包容态度,毕竟绿色出行模式能够有效缓解交通问题。出人意料的是,共享单车重投放轻运维的行事方式给百姓出行带来了新的难题。 

鼓楼区停车管理中心工作人员周小东说,目前各共享单车公司运维人员严重不足。有一次,他在地铁站附近看到一辆共享单车违停,当即通过微信群通知相应公司前来清拖。“微信群里的回复倒是很快。但现场情况是,从上午9点通知发出,一直到下午1点,车还在那里。”周小东说,占道的共享单车,大都是城管部门在负责管理清拖。 

目前,南京市场清拖一辆共享单车的运输成本是8元,加上停放场地的费用,花费相当惊人。共享单车涌入南京之初,我市一个街道一星期曾花了5万元清拖堆放共享单车,以维护辖区路面秩序。我市某区停车管理中心负责人对记者说,该区财政2018年用于共享单车的管理费用至少要在500万元以上。

根据城市公共自行车的运维人员比例,平均每1万辆自行车需要有50名运维人员管理,而共享单车公司的付出远远无法达到这个比例。以目前南京市场共计45万辆共享单车计算,各公司运维人员至少需要2250名,即便每人每月工资3000元,一年下来仅人力成本就高达8100万元。 

还有车辆维护成本支出。一家共享单车公司公布的数据显示,其车辆损毁率约10%。损坏的单车需要拉到指定维修点修理,使用中的共享单车也需要有人定期清洁保养,随着车辆投放时间越来越长,共享单车维护周期必然变短,成本也会不断增加。 

一旦车辆的运维成本高于新车投放成本,共享单车公司往往选择继续大量投放新车。事实上,记者采访中也确实看到了这样的情况。在地铁1号线张府园站3号口旁,一面是红白相间的旧版哈罗单车沦为“僵尸车”,一面却是工作人员不断将新款蓝白相间哈罗单车持续搬下车,放在原本不是停车区域的广场上。 

停车空间预留不足,地铁口成“重灾区” 

共享单车对交通的影响,在各地铁口表现得特别明显。 

地铁2号线明故宫站3号口位于御道街上,记者此前先后两次到这个地铁口采访发现,由于周边停车空间相对狭小,这里经常会出现非机动车任性停放在车道上的情况。11月23日一早,一名市民骑着电动车前来换乘地铁,正在“艰难”地寻找非机动车停车位。 

“这里当时规划的电动车、自行车停车位本来就不多,现在又停了那么多共享单车,我们自己家的车子反倒没有地方停了。”这位市民表示。

南京进入“地铁时代”已经12年,目前运营的地铁1号线于2005年建成,地铁2号线2012年开通、地铁10号线和S1号线均为2014年开通运营,地铁3号线则是2015年通车。彼时,共享单车尚未形成概念,非机动车停车区域预留也对如今铺天盖地涌来的单车始料未及。

在非机动车停车位不足时,骑着自家车辆出行的市民或许会搬开一两辆单车,为自家的非机动车寻找一个“安身之所”。但共享单车的部分骑行者们,面对有限的停车空间时,显然没有了这方面的“限制”,他们在地铁口将共享单车随意停放便扬长而去,留下挡路的车辆无人问津。地铁口附近,共享单车乱停放还带来了更大的“破窗效应”,只要有两三辆共享单车乱停,很快其周边就会聚满“从众”停放的各类非机动车,乱停队伍不断扩大。

源头管理滞后,企业单车投放有恃无恐 

相对于共享单车的飞速发展而言,相应的管理尤其是源头管理显然是滞后了。       

记者向南京市交通运输行政主管部门求证得知,今年年初,各品牌共享单车进入南京时,并未递交相关申请,而是“先上车后买票”,将数万辆共享单车“空投”南京,造成投放的既成事实。直到今年7月市交通局、公安局、城管局联合印发《关于引导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意见(试行)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后,各品牌疯狂投放的态势才得以基本缓解,但此时,南京城内累计投放的各类共享单车已经达45万辆。

这份《意见》中主要规定了运力投放、路权和停车保障、施划禁停区域等内容,还对共享单车企业提出了包括实名制、计费、保险、投诉、停放秩序、调度维护等14点运营服务要求。但从不少市民的感觉上来看,《意见》中提到的目前不少并没实现。   

虽然《意见》明确了“禁投令”,但由于缺乏有效惩戒措施,此前有媒体曝出单车企业私下新增投放车辆,并未有任何企业因此受到惩戒处罚。《意见》还规定,“总统府”、夫子庙、新街口,颐和路等地均是“共享单车禁停区”,然而面对海量共享单车,这份“禁令”的效力相当有限。 

进入时无监管,共享单车的退出也成为一大难题。《意见》中明确,企业由于自身经营或者其他原因需要终止运营服务时,应当提前20日向社会公告,清退押金和消费预付金,完成所有投放车辆回收等工作。市交通运输局客管处一名工作人员对此坦言,现实的情况是,像町町单车、小蓝单车等已经宣告破产的企业几乎是“人去楼空”,员工声称已经离职、企业没有在本地注册、办事处找不到人,处于无法联系、无人监管的空白状态。 

“蓝潮”蔓延

共享单车管理呼吁

“南京方案”

受共享单车负面影响困扰的城市,不仅仅是南京。上海、杭州、厦门等众多大城市亦陆续曝出共享单车投放过多、挤占公共通道、乱停乱放影响交通秩序等问题。目前看来,其他城市也未拿出特别行之有效的管理办法。倒是国外一些城市的做法可资借鉴。  

实际上,英国伦敦、美国西雅图等国外城市也有共享单车投放,但目前鲜见共享单车乱停乱放的负面新闻。有业内人士介绍,在美国,必须经政府批准运营权后,企业才能提供服务,且每家公司的投放数量、投放区域等有着严格限制。而在英国伦敦,针对共享单车的运维要求也远高于国内。根据《新华每日电讯》报道,今年9月初,伦敦市交通局正式发布了《无桩共享单车行为准则》,明确规定共享单车运营方有责任及时报告并撤除有安全隐患的车辆。如果有单车阻碍交通或造成安全危险,运营方有责任在被举报2小时内移除车辆。如果单车对居民生活产生干扰,运营方有责任在举报24小时内移除车辆。否则,运营方将面临被警告、罚款甚至被起诉。 

以此为借鉴,探索一个充分发挥共享单车代步作用,同时抑制其负面作用的“南京解决方案”,既是文明城市创建的需要,更是百姓之所盼。 

在张府园地铁站口,共享单车占用人行道。

本报记者 冯芃摄  


>> 更多相关信息:
在百度中搜索共享单车为何“蓝潮”蔓延 在好搜搜索共享单车为何“蓝潮”蔓延
在有道搜索共享单车为何“蓝潮”蔓延在搜狗搜索共享单车为何“蓝潮”蔓延
>> 关于企业公告的相关资讯
推荐编辑